皇港棋牌

                                                              皇港棋牌

                                                              来源:皇港棋牌
                                                              发稿时间:2020-05-29 20:52:03

                                                              还有5个多月美国就要大选了,现在它的经济正是最困难的时候,GDP负增长,失业创了记录,此时与经济已在恢复的中国重开贸易战,它缺少力气。而且香港对美出口很有限,大部分都是美对香港出口,一年300多亿美元顺差,华盛顿把香港的关税与中国内地拉齐,香港势必报复,吃亏的是美方。无论后者的对港直接出口还是转口贸易,都将遭到打击,那将对特朗普的选情造成严重威胁。

                                                              「该法律只针对分裂国家、颠复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的行为,以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的活动。制定相关法律的五个基本原则,包括坚决维护国家安全、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坚持依法治港、坚决反对外来干涉,和切实保障香港居民合法权益。」

                                                              「我们亦不会对那些威胁感到过分忧虑,因为香港仍可依靠其基本优势,包括法治、独立的司法、自由开放的贸易政策和公平的竞争环境,以及内地经济持续开放所带来的独特优势。此外,近年我们加大力度开拓更多市场,包括更聚焦增长迅速、整体而言属香港第二大贸易伙伴的东盟经济体。二○一九年香港与东盟的贸易占香港总体贸易百分之12.1(美国占百分之6.2),相信仍会继续增长。」

                                                              所以说,美国对中国的打压,路走歪了,它能够持续组织的冲击力显然小于中国不断强化的承受力。贸易战加“香港战役”,中国社会可谓越打越有信心,新冠疫情在中美之间完全不同的控制程度尤其增加了中国承受美方打压的资本。现在围绕香港问题美方开始显出了色厉内荏的迹象,它所能从内部调动的资源和在国际上构建反华统一战线的能力都出现了隐约的“天花板”。

                                                              「正如保安局局长于五月二十七日在立法会会议上指出,每个国家都有维护其国家安全的法例。他指大家只要从网上搜寻,就很容易找到例如美国至少有二十项相关的法律,其中包括《国家安全法》、《美国爱国者法案》、《卢根法》、《国土安全法》、《情报改革与恐怖主义预防法》、《外国情报监控法》、《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外国使团法》、《外侨登记法》,以及《网络安全信息共享法》。」

                                                              特朗普团队存在“中国过敏症”,一谈中国就很敏感、亢奋,对华心理很不健康,本来美国应该集中解决内部问题,并以此为基点处理对华关系,现在美国的对外政策恰恰反过来了,看看他们现在拿出多大的精力抹黑、孤立中国,而很多事情是他们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它的对华战略因为缺少美国内部的真实收益而存在一些潜在危机,比如它靠对中国的系统性谎言来动员美国社会支持极端对华政策,用这样的欺骗性做法支持一个战略,无论如何都是危险的。

                                                              「若接受就国家安全立法是一项国际公认主权国应尽的义务,并且不与个人自由和法治相抵触,那么自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大)通过有关《决定》以让有关法律适用于香港特别行政区以来,美国和其他外国政府的反应是完全错误的。有关《决定》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法律,这是「两步走」立法程序的其中一部分;而根据《决定》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须要根据清楚订明的目的和基本原则来制定法律。」

                                                              的确,迄今为止没有哪位美国国务卿像蓬佩奥这样,在美国国内外都如此声名狼藉。对他而言,“史上最差”的评价可谓名副其实,当之无愧。蓬佩奥在国际社会动辄妖言惑众,极尽挑拨离间、挑唆对抗之能事,无所不用其极,展现了极其低劣的道德水准,已形同过街老鼠。

                                                              「我国有正当权利和义务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内维护国家安全,让香港社会从自去年开始不断升级的暴力和恐怖主义威胁中回复安定。我们对特朗普总统及其政府持续污名化和妖魔化我国正当行驶权利和义务表示深切遗憾。」

                                                              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和处理内部事务牵连在一起,在进行一场代价高昂的赌博,他们将美国国内所有深刻艰难的问题都归咎中国,人为地把中国打造为外部大敌的结果是将美国内部所有严重问题固化,而不是加以解决。它最终既耽误了解决国家内部问题,也形不成有利于美国的国际格局构建,害人害己。政治人物缺乏战略视野,醉心于短期选举利益,这是美国的悲剧。